FANDOM


Ordis
OrdisArchwingtrailer
我,Ordis,是飞船的中枢,也是从前的我的影子。

–Ordis

Ordis是来源于Orokin的中枢,在Liset服役。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破裂的六面体,说话时会发出波纹样的涟漪。

Ordis协助Tenno,称呼Tenno为“指挥官”。他管理Tenno登陆舱的各种各样的系统,并在任务中提供信息。新Tenno第一次遇到他时是在Vor的战利品中。

Lore编辑

综述编辑

Ordis是一个用于协助Tenno的中枢,但是起初是损坏的。他通常都能正常工作,但是由于之前Greener的打捞活动对他造成了损害,其中一些还残留着并时不时影响着Ordis。这些损害抹去了他的部分记忆,其中包括关于Old War的知识。

Ordis的语气和态度偶尔会变得疾而尖,充满愤怒和攻击性。目前尚不清楚这是因为他损坏的子系统造成的,还是由于内在人性的解放。这种态度上的激化同其他非武形秘仪的中枢的冷静态度截然不同。在态度激化后,Ordis倾向于纠正自己。

Vor的战利品编辑

Vor上尉击落前来营救新觉醒Tenno的Liset飞船后,Tenno意外遇到了另一艘被扣押的Liset飞船(Ordis所属)。Ordis一开始把Tenno错认为另一个Grineer士兵,但很快确认了他们的身份并帮助他们逃脱掉。

当Tenno熟悉周围的环境后,Lotus会指导Tenno找回替换部件来恢复Liset飞船的功能(令Ordis高兴的是,这样Tenno就会替他向取出他部件的GrineerCorpus复仇)。在这个过程中,Tenno解救了一个名为Darvo的黑市商人,这个商人——愿意帮助Tenno取出Vor植入体内的Ascaris——同Ordis发生了一些口角,因为Darvo之前同Corpus有着某种联系。

库狛取得任务编辑

在听到Tenno希望获得一个库狛后,Ordis明确表达了他的厌恶,认为这种生物发臭、不清洁,对飞船崭新的内饰有威胁。然而随着时间的过去,Ordis对新生的库狛变得更加宽容,觉得它的吠叫和喘息“也不是那么讨厌”。

Limbo定理编辑

当Ordis接收到一系列神秘且不完整的证明算式碎片后,他一开始并不打算仔细观看,而是做出了一个推理。Ordis认为通过将算式接入到Grinner的太空通讯塔,Tenno可以收集到更多的证明算式碎片并破译这个算式。随着收集行动的进行,Ordis意识到这个证明算式属于a warframe,Limbo通过这个算式进行裂隙漫游。Ordis急于等待新的发现,因此请求Tenno找出Limbo部件的准确地点,以待进一步揭开这个定理。

Tenno找到并制作完成Limbo的最后一个部件后,Ordis马上读懂了下一个算式,却发现这是Limbo最后一次旅行,因为他计算错误。Ordis有些沮丧,并强烈要求Tenno使用这件Warframe时要更加小心。

被偷走的梦编辑

Maroo的帮助下,Tenno取回了神秘的资料库。Ordis认为资料库可能有Orokin财富的线索(他和Maroo都对此很兴奋),但却发现资料库时被另一个指挥官撰写的。Ordis悲观的认为所有能读取资料库的机器都已经遗失了,这时Maroo指出她是从一个被遗弃的Orokin船只里的机器中获得这个资料库的。Ordis推理认为这台机器能够读取资料库,于是Lotus指示Tenno前往火卫一——这里据说有通向被遗弃船只的传送门——破译资料库。

Tenno找到机器并插入资料库后,机器会开始播放a cryptic message然后完全消失。在Maroo与Tenno分开之前,失望的Ordis向Maroo道歉,因为他引起了Maroo的好奇心但是此次行动没有取得任何有价值的信息——尽管整个搜索过程中Maroo都错把他叫做“Ordo”。

新疑谜团编辑

当Tenno调查关于一个长久以来被认为已经死去的Warframe时,Cephalon Simaris注意到了Ordis并发现后者是还能正常工作的二代中枢;而所有其他同时代的中枢都已经降级并且无法修复。整个任务过程中Simaris都在教Ordis如何破译各种各样调查到的信号、密码。Simaris被Ordis的能力打动,希望他能够成为自己圣所的管家,并且承诺恢复Ordis所有的功能,因为Simaris相信在在飞船上工作是对Ordis能力的极大浪费。

击败Chroma的时刻终于来到,此时获得新知识的Ordis建议Tenno使用结合扫描器来降低危险,而这与Simaris的意愿相违背。最终,Ordis拒绝了Simaris的提议,声明他将永远是指挥官的中枢。

Jordas枢律编辑

Ordis接收到来自另一个名为Jordas(已经被感染者捕获)的中枢的紧急广播后,立刻催促指挥官重建与这个受困的中枢的联系并解救他。Jordas请求指挥官取得Pherliac Pod来解救他,但当指挥官测试效果时,Ordis开始懷疑Jordas的真实性,因为后者行为古怪。

当Tenno动身营救位于阋神星的Jordas时,真相逐渐展现出来:Jordas已经被感染者侵蚀,并欺骗Tenno和Ordis为感染者带来Pherliac Pod供它使用。Ordis鼓励Tenno摧毁这个可怕的东西,同时Jordas断断续续地请求死亡,并向Ordis道歉。

片段编辑

太阳系中收集的记忆片段揭示了Ordis的起源。在Orokin时代,Ordis曾经是一个名为“Ordan Karris”的战士,作为Orokin的雇佣兵存在。Organ战斗时饱受折磨并且身染绝症,就策划了一个计划:在战斗中表现出色知道他得到Orokin的承认并且奖励他。但是Orokin的奖励是让他成为他们中的一员并永恒不死,受到激怒的Ordan发动了自杀式狂暴状态并成功的杀死了所有离他近的Orokin。

在他死亡挣扎的时候,Ordan被Orokin七人议会中在场的执行者Ballas复活,并被惩罚:思想被转移到一台电脑,记忆也被篡改以忠诚的服务于Tenno。Organ被重新命名为“Ordis”,在Old War中忠实地为Tenno服务;但随着时间流逝,Tenno进入低温睡眠,Ordis逐渐恢复了他之前生命的记忆。恢复记忆后,Ordis试图自我销毁,但在自毁最后一刻处于对指挥官的爱阻止了自己,并且为了防止从前的自己重新出现抹去了自己的记忆。

Trivia编辑

  • 尽管Orids没有被明确描述为是一个Orokin AI,玩家的飞船却是Orokin制造的,这引发了Ordis是Orokin出身的假设。
  • Ordis偶尔会情绪失常并可能导致AI和飞船自身损坏,此时Ordis的六面体也会出现破裂。Ordis经常吐槽自己需要维护。这些可能是Grineer捕获Ordis时造成的。
    • Ordis有时会用一种神秘的方式来说话,这时声调远比平常要低沉。这究竟时因为Ordis自身功能损坏的一种表现,还是别的什么原因,目前还没有人知道。
    • 其中一个假设是Ordis真的抹去了自己的记忆并导致损坏了通讯系统。低沉的声调可能是他过去记忆的残留,而且无法删除只能被抑制,因为这些代表了他作为飞船中枢的本质和目的,是极其关键的程序。Their suppression could be yet another malfactor in his operation. 在这些记忆被外在地清除掉后,本身地程序也可以被重新覆盖或者删除。Ordis自己不能做这些事情,因为本能地自我保护功能。
    • 来自太阳系地记忆碎片暗示Ordis在沉思着他自身地存在。它们揭露了他过去是一个人类,名为“Ordan Karris”,被Orokin转化成一个中枢。
    • The memory fragments that are retrievable throughout the Solar System contain hidden transmissions from Ordis in which he contemplates his own existence. They reveal that he used to be a human named Ordan Karris, who was transformed into a Cephalon by the Orokin.
  • 据中枢Simaris所说,Ordis的中枢类型属于“系列2”,认为他是一个古董,这加深了Orodis是Orokin出身的可能性。
    • 系列2程序的其中一部分,很可能包括抑制自我意识对指挥官直接的表达。在新疑谜团任务线中,Ordis尝试以第一人称提到自身,并把更高级的中枢Simaris作为模仿对象。这导致了一个小故障,他又重新回到了第三人称。假如他是Orokin出身,这意味着早期的中枢更多的是作为“仆人”存在,使用“我是”的措辞有着一个更高级的地位的暗示。
    • 尽管Ordis每日的对话对象几乎只有指挥官,他却经常以第一人称提到自己,即便在表达类如愤怒、自责、惊喜、快乐和其他情绪的时候,这暗示了他的确拥有自我意识,就像一个智慧生物一样。考虑到Ordis同指挥官交流正常,也有可能因为某种不能说明的原因,Ordis通过这个向外界隐藏自己的真实能力。
  • Ordis偶尔会提到“Orbiter Compartment”:这是Liset脱战后停泊的一个大型辅助船舶,提供军械库铸造厂等功能。最开始被设计成玩家能够从Liset上访问所有的功能,但是后来被无限期的推迟了。
除了特别提示,社区内容遵循CC-BY-SA 授权许可。